十二月 08, 2010

二代健保停看聽

原訂昨天在立法院三讀通過的二代健保,由於朝野兩黨共識不足,執政黨黨團內部也還有異議,而告擱淺。全民健保法修正案無法順利立法,固然令人憂心;但若能藉此機會慎重檢視健保面對的種種疑難雜症,設法尋求最佳解決方法,也可說是慢工出細活。

全民健保實施十五年來頗有好評,且蜚聲國際。雖然如此,這項制度近年來始終入不敷出,目前累計虧損已達六百億,因此扁政府早在民國九十五年即已首次提出修正案,擬議將費基擴大,並使收支連動,做為健保建立穩健的財務基礎。總之,全民健保若要避免破產,二代健保已是勢在必行。

目前最大的爭議在費基。二代健保實施後將有六成以上民眾的保費負擔下降,但整體投入健保的金額卻要大幅擴大,此即意謂必然會使另外將近四成民眾的保費支出大幅增加。再者,二代健保改採家戶總所得計算保費,並直接複製所得稅資料做為計費標準,引來更大的問題;因為,現行所得稅制不盡公平,每年綜所稅的稅收來源中約百分之七十五來自受薪階級,許多地下經濟無從掌握,健保據此計算保費,更凸顯了這種不公平現象。

其實,無論綜所稅或全民健保,費基都應盡可能含括勞動所得(薪資、退休金)、資本利得(股票、利息、租金),及臨時所得(資產轉移、賞金、贈與),才可能公平合理;但在目前,連所得稅都課不到的資本利得,若要求健保列入計費,實質上有其困難。在這方面,財政部近年來致力擴大所得稅基,最近並已積極針對房地產交易訂立課稅標準,力求減少這種不公平現象,這對健保未來的收費制度應有助益。

除了費基範圍外,政府、雇主與民眾自行負擔的保費費率未能入法,也是重大的爭議焦點。雖說二代健保立法以後,健保局估計需要兩年的準備期,才能精算出未來應繳保費的費率及上下限等,目前根本無法提出精確數字;但費率未在法中明訂,使未來行政機關裁量收費機制的彈性太大,形同開出一張空白支票給行政機關,確實引發疑慮。朝野若能合力研擬可行的措施,促使保費法制化,應是符合國人的期待。

至於所謂的「虛擬所得」,將家庭主婦、失業勞工按國民年金保險推定所得為一七二八○元,藉以計算保費,惹起許多爭議,這也許主要是因「虛擬所得」這個名詞不得體,引發猜疑。現行健保在計算保費時已有「設算」的概念,譬如沒有工作的已婚女性,目前必須依照丈夫的投保薪資「設算」她每月應繳的健保費。這些人未來無法依家戶總所得計算保費,因而按國民年金保險推定,其實保費不增反降。

再者,二代健保法對抑制醫療浪費著墨不多,後者卻一直是健保入不敷出的重大病原。全民健保開辦第一年時,全國醫療總支出只有二二四八億元,但民國一百年協商的健保總額已突破五千億,成長速度驚人,其中顯然潛藏了可觀的浪費。醫療浪費除了藥的問題外,還需要從醫療行為與醫院管理著手,健保局過去雖已推動了多項措施,顯然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。

此外,健保在開源節流之餘,也應正視預防保健的價值;真正有效的健保體系應能讓民眾愈來愈健康,使醫療支出反而下降,現行健保制度是否過於重視後端醫療,卻忽略了前端的預防保健呢?

目前的情勢是:一、健保因嚴重虧損已岌岌可危,不能不救;二、救治的方法希能將效益增至最大,並將後遺症降至最小,尤其要避免治絲益棼。我們認為,在強烈爭議中暫告擱淺也許不是壞事;只要朝野皆以完善健保、愛惜健保為用心,也許在停、看、聽之後再往前行,才更有可能為健保找到永續經營的坦途。

【2010/12/08 聯合報】@ http://udn.com/


Posted by 藍天 at 14:38  迴響 (0)引用 (0)一般

引用URL

http://web.hyes.tyc.edu.tw/blog/trackback.php?id=433
回應文章
(必要)
authimage
   
 
Powered by LifeType. Design by colacc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