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月 12, 2009

從獎狀的演進訴說美感與社會價值觀的拔河

從獎狀的演進訴說美感與社會價值觀的拔河
作者:何至剛(桃園縣信義國小美勞老師)

獎狀絕對不只是一張獎狀!
這張人們從小接觸薄薄的一張紙,盛載了眾多意義!
兒時的回憶,多少豐功偉業蘊含其中。
但過多意義的賦予,也限制了獎狀的面貌。


記憶所及,獎狀早期由聯合社統一印製,
不管那一所學校所發的獎狀幾乎都長同一個模樣,
沉甸的厚紙上,醒目的國旗和關防突兀的映入眼簾,
惟一的不同是師長親筆所寫的涓秀筆跡,
如沐春風的嘉許每位學子。


久而久之,
所有的人們都接受獎狀應該也必須長成如此模樣,
很少人動過設計獎狀的念頭,
就算有也不敵社會價值觀和成本的壓力,
最後無疾而終。


九零年代末期,隨著社會的開放,
封閉的教育體系逐漸解開心防,
一張從縣府教育局來的獎狀,
讓人眼睛一亮,國旗不見了,
取而代之是單色刷淡的淺綠縣徽,
一成不變的卡紙,
則由鵝黃色的粉彩紙代替,
拿到獎狀的那一刻,
指尖上的重量、觸感,
視覺設計的簡潔美感,
在在的震撼了我,
改變的契機於焉誕生。


此時學校正要印製自己的獎狀,
大膽以上述獎狀為範本,
改以觸感溫潤的紙張,
加入本校的單色刷淡校徽為元素,
一場視覺革命就此展開。


果不其然,
一通通電話打進學校,
家長義憤填膺的指責學校,
獎狀上的國旗怎可消失不見,
這時縣府的獎狀就成為最好的擋箭牌,
也驗證了改變要從上層開始。


價值觀的問題解決了,
接著美感的拔河開始上場。


人們對藝術領域總認為是高深的殿堂,
但往往對什麼是美卻好發議論,
或許美感是相對主觀的,
下場卻是難以從廉價美感漩渦中逃脫,
梵谷年輕時在畫廊賣畫,
對顧客挑畫的眼光,
實在難以苟同,
於是過度熱心的梵谷,
基於使命感,
從美感的角度給予顧客忠告,
可是在顧客至上的思維裡,
下場當然是很淒慘。


回到獎狀這件事,
各種挑剔的意見紛至杳來,
校徽為何單色還刷淡,彩色清晰比較好。
校徽太小了,最好越大越好。
校徽的位置不對,為何剛好在學生名字背後,
讓人看不清楚是誰得獎。
獎狀太醜了,以前的獎狀比較好看。
設計者若不能堅持想法,
隨波逐流的可能性是很大的。


當然現今印刷品滿天飛的時代,
獎狀的設計自然是百家爭鳴,
但望著日益花俏且觸感光滑的獎狀,
上面一律用電腦打字的字體,
甚至與廉價印刷品差異不大的質感,
獎狀的價值似乎在不斷貶值當中。


獎狀果然只是一張獎狀,淹沒在眾多紙張當中!


引用URL

http://web.hyes.tyc.edu.tw/blog/trackback.php?id=316
回應文章
(必要)
authimage